金属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北小事之摩的[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5:59 阅读: 来源:金属罐厂家

有读者让我写写学校里的故事,因为我念的那所大学,有太多诡异的事情,虽然校方给出了解释,但是在学生之间却流传着自己理解的解释。今天就给大家讲一件真事。

我大学念的学校,位于经济开发区,是去年新盖的校区,今年才投入使用。我们这届学生,是这个校区的第一届学生。

因为是经济开发区,所以学校这边并没有通公交车,离我们最近的公共交通,就是学校北门两公里之外的地铁站了。因为距离两公里远,所以有很多摩的在地铁站拉客,专门拉来往的学生,收费倒是也不贵,两块钱一位,一次坐满能坐四个人,有时候人少,只有一个乘客,司机也会帮着送一趟,我自己也经常坐这种摩的。

这天,我们学校工程学院的学生李阳阳因为去市中心的一家补习学校做兼职教师,所以回来的比较晚,又舍不得花钱打车,于是就去地铁站碰运气,看看自己能不能赶上最后一班地铁。李阳阳比较幸运,正好坐上了最后一班的地铁。

地铁到达学校附近站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走回寝室太晚,而且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也不安全。正好看到站点对面的高架桥底下,有几辆正在等活的摩的,于是李阳阳便招呼了一辆摩的,让帮忙送到寝室楼。

因为是夜里,所以摩的的价格也上涨了点,要五块钱。李阳阳想早点回宿舍睡觉,就答应了司机,钻进了摩的后面的小车棚里,司机便打火开车。

摩的突突突的开在还没有修建好的泥土路上,随着摩的颠簸,李阳阳都感觉自己要被抖散架了,于是就想叫司机师傅稍微慢一点。

可当李阳阳抬手想拍拍司机,让他慢一点的时候,却赫然发现,皎洁的月光照在司机的身上,司机的影子正好投射到车棚里,可是这个影子,只有身体,并没有头颅。

李阳阳吓得不轻,赶紧从车棚里跳了出来。那司机放佛不知道一样,还是开着摩的突突突的向前驶去。

李阳阳想回学校,但是那个摩的应该就在学校的门口,想回地铁站,但是想到地铁站对面的高架桥下,还有好几个摩的。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道路两边杂草丛生,微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两公里的路程,李阳阳从午夜一直走到凌晨五点才走到学校门口。

这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了,李阳阳在大门口并没有看到那辆摩的,而她非常确定那辆摩的也并没有原路返回。因为从学校到地铁站只有这一条路。反而是看到看大门的大爷已经起床在扫大门口了。李阳阳狂跑到大爷身边,抱着大爷就哭了起来。而大爷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个劲儿的安慰着李阳阳。

后来李阳阳遇到鬼司机的事情就在学校传开了,最后学校还辟谣,说李阳阳同学是因为劳累过度产生了幻觉。不过并没有学生相信。

在此之后,学校里学生在坐摩的的时候,都会看一眼司机的影子,确定这个司机的影子有头,才会乘坐。不过无头司机好像真的消失了,又或是李阳阳真的是看错了。因为在她遇到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说无头司机的传闻了。

过了一段时间,学校从本部把大二的学长学姐们也搬迁到这个校区。虽然他们来了之后对于传闻也有耳闻,但是并没有当真。

这天,大二人文学院的学生刘振川去市中心的大学见女朋友,回来的时候错过了地铁,只能打车回来,可是到了地铁站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却不愿意再往里走了,因为那段还没有完工的泥土路,轿车根本就走不了,走过去就会刮到底盘。

经常打车的学生也都知道,有时候有些出租车司机会尝试,但是每一次都是毫无意外的刮坏了车底盘。所以这次车租车师傅拒绝往里走,刘振川也表示理解。

刘振川下了车,想到还要走两公里才能到学校,想想都觉得累,而且还是午夜时分,于是就溜达到高架桥底下,正好看到了几辆等活的摩的,便招手叫了一辆,商议好价钱,刘振川就钻进了车棚里。

摩的突突突的行驶在泥土路上,刘振川又困又累,便靠着车棚子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刘振川感觉到摩的还在行驶。

刘振川一阵一阵迷糊,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到?平时这点路程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今天怎么这么慢?刘振川突然发觉了不对,因为回学校的那段泥土路,刘振川也走过很多次了,那段路的全程都是凹凸不平,不然也不会把那么多出租车的底盘刮坏了。

可是现在,刘振川乘坐的这两摩的却是行驶在平坦的路上,完全感觉不到任何路面的颠簸,只能感觉到摩的自身的抖动。

>>

刘振川以为遇到了劫道的司机,于是就偷偷的探头想看看这是哪里。可是这一看,他发现自己居然还在高架桥底下。刘振川便释然了,原来自己还没有走上那段土路。就在刘振川想坐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在明亮月光的照射下,这个摩的司机的影子上,居然没有头颅。

刘振川瞬间想起了学校里的传闻。于是他就想学着李阳阳的样子从车棚里跳出去。但是车棚的门好像被从外面锁上了,无论如何也打不开。

这时司机缓缓的回过头,诡异的笑着看向刘振川,还轻轻的对他说到:“上次跑了一个,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再跑了,我可没那么笨。”

第二天,刘振川因为一夜未归,而他之前还给寝室的同学打了电话,让他们给留门。所以学校就发动学生和教职工一起寻找。最后在距离学校五六百米的土路附近发现了刘振川的尸体。

尸体被隐藏在草丛里,但是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刘振川,因为尸体的头颅不见了。最后是经过DNA鉴定确认了身份,死者就是刘振川。

因为发生命案,上次李阳阳遇到的灵异事件也重新在校园里流传。再加上这次的尸体没有了头颅,于是使得传闻更加可信。

最后学校顶不住各方舆论的压力,只好请高人来破解。高人在附近看了之后告诉他们,那些无头司机,其实都是在高架桥下车祸中死去的人,因为横死不得转世投胎,只能抓替死鬼,只要不在这里乘坐交通工具,就没事了。

不知道是这个大师的预测比较有影响力,还是地铁公司出现了问题,在我们学校门口的这个站点取消了。而后来所有路过这里的公交车,也都不在这里设置站点。渐渐的,经过高架桥下的人都是坐车或者骑车。根本没有人在这里步行了。

而在那个高架桥的下边,却依旧有着几辆摩的停在那里,无论冬夏。虽然一年到头也看不到有人乘坐摩的,但他们就是在那里等着,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