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距网络强国有多远

发布时间:2020-07-13 12:39:40 阅读: 来源:金属罐厂家

互联网曾是中国最具创新精神和创新活力的领域之一,过去10余年,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通过自身的努力创造着一个个奇迹。

从1994年第一条连接大洋两岸的国际专线,到今天4.4亿的网民规模、31.8%的互联网普及率,16年来,中国互联网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伴随中国经济和社会高速成长,同时又推进了改革开放的进程,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标志。如今,互联网已经渗透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为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注入活力。网民对于互联网深层次应用的需求和接受程度大幅度提高,我国作为互联网大国的地位已然显现。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远非尽善尽美。

国内的互联网竞争似乎也进入了一个“模仿当道”的时代,一旦某种应用模式兴起,各大网站争相模仿,“一窝蜂”成为近两年国内互联网业界的最大景观。这一切都表明,中国离一个富有创新力的网络“强国”尚有距离。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互联网产业在创新能力、创新环境及发展路径上,仍面临诸多挑战。

网民剧增难掩创新短板 中国互联网遭遇“成长的烦恼”

2008年1月中旬,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2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止2007年12月31日,我国网民总人数达到2.1亿人,位居世界第二。

在当时,在国内互联网行业,无论是开人人网(原校内网)、开心网、蚂蚁网等SNS社交网站,还是优酷、土豆、酷6、六间房等视频网站,都沉浸在行业的酣战以及用户的争夺中,当时,对于国内互联网企业来说,网民数量的剧增绝对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契机。

令人欣慰的是,时隔不到3年,今年7月中旬,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再度对外公布了我国互联网网民的发展情况,截至今年6月30日,我国网民总人数已经达到4.2亿人,相当于2007年底的两倍。

然而,即便如此,国内能够活得不错的SNS社交网站却依然屈指可数,360圈、蚂蚁网等SNS网站甚至直接从国内先驱奔入先烈行列;在视频领域,由于版权争夺战被挑起,大多数视频企业扭亏为盈的目标依然远远未能实现。

尽管如今腾讯的市值已经超过2700亿港元,仅次于谷歌和亚马逊,而百度在二季度的营收也已经逼近20亿人民币,净利润超过8亿元。但在国内的互联网行业,除了几大巨头外,个人站长以及微型公司创新能力不足的现象却日渐凸显。

“行业巨头们有巨大的资源优势,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再加上中国市场普遍知识产权意识薄弱,于是总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创业者们辛辛苦苦干个两三年,最后却发现是为巨头做了嫁衣,自己什么也捞不到。”互联网专家刘兴亮如是评论,在他看来,巨头“通吃”是如今国内互联网行业的一个通病。

与刘兴亮有着相似的看法的还有互联网资深人士方兴东,在他看来,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它就必须以一种负责任的态度来扩张自己的业务范围。期间,国外企业扩展自己的业务领域大多会通过收购的方式,但在国内包括腾讯、百度等却以模仿对手再打败对手作为一种业界常态。

从“拓荒时代”到“赢家通吃”,大企业成为创新的杀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十几年来飞速成长的中国互联网业,也悄然发生着某种演变。

与创业初期一张白纸式的“拓荒时代”不同。今天,已被巨头们瓜分天下的中国互联网,呈现出“赢家通吃”的局面。

即时通讯、搜索、电子商务、新闻、游戏、SNS、团购……尽管业务的起始点各不相同,但是,随着发展,各家公司的业务重合度却越来越高,互联网巨头们都在向着全业务发展的格局狂奔。

中国电子制造业盛行的“山寨”,在互联网领域似乎同样清晰。一方面,中国互联网始终跟在美国互联网同行的后面前行,从门户到搜索,从社交网站到微博,从团购到LBS(基于位置的服务),美国做什么,我们就跟进什么。

另一方面,国内同行之间,一个流行产品、一个热门应用出来,就会迅速出现诸多的相似网站一哄而上,展开同质化的竞争。团购网站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自今年初美国的模式被引入中国之后,到今年7月,短短半年时间,中国已涌现出了大大小小约千家团购网站,其中有新进入互联网领域的新创业者,也有阿里、腾讯、百度等江湖大佬。

社交网站刚火爆时,各家网站都在“偷菜”,微博兴盛之后,各家网站又都纷纷打出了微博牌……不同的网站上,网民们总能看到似曾相识的界面。

“中国的互联网抄袭之风相当盛行,不仅是大抄小,还有小抄大。新经济缺乏新创意,新创意转眼就遭遇了剽窃,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意味着传统经济中的‘中国制造’而非‘中国创造’,在新经济时代呈现出一种谬种遗传的状态。”在日前的“3Q大战与网络黑洞研讨会”上,博客联合社区网站总裁马晓霖如是表示。

模仿带来了同质化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具有资金、用户等多方面优势的巨头具有天然的在位优势。对于中小企业而言,最担心的也是这种挤出效应。与此相伴随的,是联众、博客中国、饭否等创新性小网站渐呈颓势。

“三座大山”(指大企业)的称谓开始在业内流传。部分中小企业抱怨,他们创新的空间被大企业挤压了,甚至将其称之为“创新天敌”。

搜狐总裁张朝阳就曾在自己的微博中直言“抄袭和垄断已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最大的问题”。

“美国有大公司,还有源源不断新生公司颠覆大公司,相对而言,中国互联网过早衰老,你抄我的、我抄你的”,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说,“在中国互联网建立反对抄袭、鼓励创新的文化。需要我们所有行业人共同反思,共同努力。”

想做百年老店,我们还缺少什么?

周鸿祎这样怀念十多年前创业时的情形:“有点像汪峰的一首歌叫《春天里》,那个年代,‘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没有钱,但是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大家因为理想而坚持”。

而如今,“表面上看起来很繁荣,但是这种繁荣背后隐藏着危机,是一种创新力的缺失。”周鸿祎忧心忡忡。

在美国,当大的互联网公司看好某些处于创业期的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商业模式或是创意,常会采取投资、或者收购的方式,而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则越来越倾向于另一条路径——模仿这一业务,并利用自己的市场优势地位进行推广。

“大公司收购对于产业是良性的,收购后投资者、创业者都能拿到钱,整个产业的创新活力被激活。”互联网研究者、博客中国网站CEO方兴东说。而某些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做法,则使得中小公司缺乏持续创新和发展的空间和动力。

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杰人律师看来,随着互联网产业的迅速发展,我国现行法律还存在一些有待完善的地方。“互联网时代,当创意越来越具有价值、越来越具有可传播性、可复制性、可模仿性的时候,法律怎么给予更好的保护,确实是一个挑战性的话题。”

事实上,与10多年前相比,今天的中国互联网所面临的创新外部环境有很大的改善。

一方面,是市场规模的扩大和网民数量大幅增长,在微软亚太研究集团主席张亚勤看来,这是中国互联网创新最大的优势,“可以将创新很快地价值化”。二是资金在增加。“估计中国的投资钱比硅谷都多。”方兴东说。

然而,心态的变化,功利主义的盛行日益成为创新的障碍。程炳皓承认,“在早期,中国的互联网氛围和从业者都更加纯朴,而现在,越来越功利化和商业化了”。

模仿正是这种功利化的体现之一。由于创新常常要面临很大的风险,而模仿的成本最低。对于占有一定市场优势地位的互联网巨头而言,跟随、模仿、局部创新,然后借优势超越,便成为最稳妥的市场策略。

功利化的特点,也体现在部分投资者身上。在美国,风投者会关心企业的长远发展,也会对创业者给予指导,而在中国,一些风投所关心的,只是何时可以上市获得更多的回报。“一些投资方与股民的心态是一样的,只要涨了就行,不管其它怎样。”方兴东说。

功利化的结果,是过于重视可以直接带来商业回报的表层创新,而对底层的基础创新投入不够。“中国现在主流的风投都转行做传统行业了,投互联网早期技术的很少。不能埋怨风投,几家大公司对这个行业有点竭泽而渔。”业内某CEO说。

微软公司高级副总裁、微软研究院院长里克·雷斯特今年10月在上海举办的21世纪计算大会的演讲中就表示:为什么要做基础研究?拥有基础研究部门的公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这样便可以建立起早期预警系统。

对于想成为“百年老店”,想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这种长远的眼光,显然是必备的。

16岁,对一个人的成长而言,是花样的年龄,也是充满烦恼的岁月。我们相信,高速发展中的中国互联网,正经历着“成长的烦恼”,正视这些问题和烦恼,未来的路才能走得更快、更稳、更远。

张家口职业装定制

济宁订制工服

铁岭工服订做

丽水定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