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穿越世纪的幽灵[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5:10 阅读: 来源:金属罐厂家

一、奇闻

熊华阳专程赶到省城,却扑了个空。白教授的助手说,白教授出国了。

熊华阳有点失望,他问助手,白教授去了哪里。助手说: “美国。还不是为了那‘前世记忆’?您知道,他研究这个项目很久了。”

“前世记忆?对,我正是为此而来,偏偏白教授出国了……”熊华阳顿足。

熊华阳想多了解有关“前世记忆”的知识,便坐下和助手谈了起来。助手说,最近一则美国新闻引起了白教授的关注。

报道说,60多年前,一名叫胡斯顿的美国海军飞行员在太平洋上执行任务,他的飞机被日军炮火击中而坠毁了;11年前,一名叫詹姆斯·雷宁格的男孩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降临人世。这个男孩的种种古怪行径,让父母相信,他的“前生”正是那名在太平洋战场上阵亡的美军二战飞行员。

詹姆斯的父母雷宁格夫妇都受过高等教育,但他们不得不相信,儿子詹姆斯很可能拥有“前世记忆”。母亲安德丽说,詹姆斯从小除了玩具飞机,不喜欢其他玩具。

当詹姆斯1 8个月大时,父亲布鲁斯带他到达拉斯的卡万诺飞行博物馆参观,他就站在一架二战战斗机前再也不愿离开;大约两岁时起,詹姆斯开始出现接连不断的梦魇,他总是说: “飞机着火坠毁了,没有人能够逃离!”安德丽回忆说: “詹姆斯在清醒状态下,开始回忆一些二战时期的往事。我问他,飞机是怎么坠毁的,他说是被日本人击落的。”

安德丽称,詹姆斯平时只看卡通节目,从未看过二战纪录片或者有关军事的节目,却对飞机结构具有惊人的了解。有一次,安德丽给他买了一架新的玩具飞机,并指出飞机下腹部有一枚炸弹。詹姆斯立即纠正,说那不是炸弹,而是一个可分离式燃料槽。

安德丽说: “詹姆斯说他当年驾驶的是一架海盗号舰载战斗机,还说飞机是从‘纳托马湾号’上起飞的,当时他还有一个叫杰克-拉森的战友。”父亲布鲁斯立即上网搜索,结果发现,二战时期太平洋上的确有一艘叫做“纳托马湾号”的小型航空母舰,而拉森仍然活在世上,住在阿肯色州!

布鲁斯查找一切与“纳托马湾号”相关的资料,并约见了一些曾在该航母上服役的二战幸存老兵。

据悉,当詹姆斯两岁时,他就指着一本书中的“硫黄岛”照片对父亲说,他的飞机是在硫黄岛附近被日本人击落的,飞机引擎正好被一枚炮弹直接击中了。一名叫拉夫·克拉波尔的人证实了詹姆斯的说法。克拉波尔说,1945年3月3日,他正好在“纳托马湾号”航母上服役。他的飞机紧跟着胡斯顿的那架战斗机起飞, “我亲眼看到小胡斯顿的飞机,被一反航行器炮弹击中,这枚炮弹迎面击中了飞机的引擎。”胡斯顿阵亡时年仅21岁……

这则新闻与白教授正在研究的课题不谋而合,引起他的极大震动。一连几天,白教授寝食不安。为了探究那则新闻的真实性,获取第一手研究资料,他动身去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去找新闻里那个詹姆斯·雷宁格了。

闲谈了一阵,熊华阳起身跟助手告辞,请他等白教授一回来立即通知,自己有事情要请教白教授。

二、破案

熊华阳是江州市警局的刑警队队长。在回市里的路上,他沉思:难道民间传说中的前尘后世轮回,真的是无风不起浪?他本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现在也陷入了困惑中无法自拔。最近经手的那起案件?a href=http://www./m/s/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神即陨坏貌幌虬捉淌谇笾捉淌诖耸背龉恕?/p>

这案件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在江州市下面的一个小村子里,发生了一起命案,很快破案了,凶手居然是一个未满18岁的中学生。但是,凶手的身份太过离奇,竟无法找到作案动机。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江州市有一个叫百龙村的村子,最近一个叫邓福春的村民在家里被人杀害了。这个邓福春也不是寻常人物,他年近七十,身体硬朗,年轻时曾是百龙村的村主任,又连任了多届村支书,在村里的人缘还不错。

根据现场勘查,邓福春死于铁锤的捶击,一共三锤,都击在头部。经法医鉴定,死者头部的伤口并不大,但作案工具是铁器,即便力量不大,也足以致命。

这三锤,第一锤砸在邓福春的后脑勺,似乎只是把他敲昏过去;第二锤砸在右太阳穴上,是致命一击;凶手似乎怕邓福春还没有死,又加了一锤,致使他的面部变形,惨不忍睹。

警方在现场提取了凶手的脚印,推断他是一个高约1.7米的青少年,比较瘦弱。

刑侦人员根据死者的面部创伤,将作案工具模拟绘制出来。死者的配偶,也就是邓福春的老伴,一眼认出来了:这锤子是她家的,一直放在院子里。案发后,她和警察在家里翻遍了,却找不到这个锤子。后来,锤子在村子附近的玉米地找到了。

刑警在百龙村里进行调查和讯问,发现了一条可疑的线索。

百龙村不过百来人,所有村民都熟头熟脸的。在邓福春遇害的前一天,两三个村民说在村里见过一个人,从衣着打扮看,不是农村人。那人十七八岁,个子在一米七以上。

村子里来个陌生人是常事,谁家没有个亲戚朋友什么的?说不定是谁家的孩子在城里的同学或朋友来村里玩呢。但是,现在并非寒暑假,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没几个还待在村里,要么在外面上学或者打工,要么已经结婚了。

警方摸查走访当地村民,没有人知道这人是谁。

警方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线索,迅速安排人手,从村里到乡里,从乡里到县里,再从县里到市里的车站,拦截这个可疑的少年。由于有这个少年的初步形象,加上现在不是寒暑假,符合这样特征的人不多。

很快,交警在从县城到市里的汽车站里,拦截到了这个少年。经村民辨认,他正是在百龙村里出现过的那个陌生少年,留在死者邓福春家的脚印也确定是这个少年。从锤子上提取到的指纹,和在邓福春家留下的其他痕迹,都表明杀人凶手确实是这个少年。

三、身份

审讯结果却出人意料。讯问时,警察按惯例问:“姓名?”

少年以很怪异的语气说了三个字:“张秀娟!”

在场的两个警察都愣了一下,这怎么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第二个问题是问性别,做笔录的警察已下意识地写下了一个“田”字。

少年却张口答道: “女。”

两个警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少年却一口咬定自己是女的。

问到年龄, “张秀娟”说自己19岁,籍贯是百龙村。

警察问他为什么杀人。 “张秀娟”脸上的神情极度痛苦,嘴唇都快咬出了血。他说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 “他(邓福春)害死了我,我不会放过他!”

这么离奇的一份审讯笔录,如何能存档上报?

事后,熊华阳根据审讯笔录,一边让人对这个少年进行身体检查,一边带刑警到镇派出所查户籍,发现百龙村根本没有一个叫“张秀娟”的人。

而且,警察在对“张秀娟”的审讯过程中也发现:这个少年虽然声称他是百龙村的人,但口音完全不是百龙村的,也不是江州市的,倒像是省城人。

同时,警局鉴定科对“张秀娟”的身体检查结果也出来了:“张秀娟”是货真价实的男儿身,根据骨龄测试,最多17岁。

熊华阳陷入了困惑之中:这个少年杀人,证据确凿,而且本人也承认了。就算他要撒谎,似乎没有必要凭空捏造出一个女人的身份来,更不会说自己是案发地点的当地人。

熊华阳想了想,对手下说:“我想,应该是有张秀娟这个人的。你们去百龙村调查,不要去派出所查户籍,要到村里去问当地人。”

警察经过多天的查访摸排,发现百龙村的年轻人,基本上无人知道张秀娟;而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知道张秀娟。特别是死者邓福春的老婆,面对警察的询问,她支支吾吾,先是说不知道,后来又说知道。

大概的情况是:张秀娟是个下乡知青,从千里迢迢的海泉市来到百龙村,没多久就死了,年仅19岁。至于死因,有人说她是自杀,有人说她被人暗害,也有人神色怪异地说,这得问原来的村支书邓福春。

看来,几十年前,百龙村可能隐藏着一桩冤案。

熊华阳派人兵分两路:一路调查张秀娟的原籍、出身和下乡时间等相关资料;另一路调查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重点放在省城。由始至终,这个少年说话的口音,都显示他是省城人。

四、查证

调查张秀娟不难,虽然年代久远,但她的身份明确,总有迹可循。

张秀娟出生在外省海泉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71年下乡到百龙村插队落户,还没等到回城,便死于非命。

有人说,张秀娟长得漂亮,当时的村支书邓福春对她垂涎三尺,常把她叫到大队去,不止一次利用身份强暴了她。邓福春的老婆是知道这件事的,她不敢指责或干涉丈夫的暴行,却认定是张秀娟勾引了自己的丈夫,看到张秀娟那青春靓丽的脸,她妒火中烧。而村里一些女人也因为张秀娟漂亮而嫉妒她,骂她是狐狸精,曾集体脱光了她的衣服,把她绑起来游街示众……

熊华阳想起了前不久看过一部叫《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电影,张秀娟的遭遇和片子中的女主角玛莲娜何其相似?女人的嫉妒真是疯狂啊!

熊华阳派警察去海泉市调查张秀娟的家庭情况,得知她父母早已在文革中自杀身亡。她只有一个哥哥,也不知道失散到哪里去了。

熊华阳注意到,张秀娟的父亲姓白,母亲姓张,她是随母亲姓的。

警察还找到了张秀娟的几张照片。看着青春年少的张秀娟,连看多了现代美女的熊华阳都忍不住惊赞:她真不是一般的美丽啊……但红颜命薄,何况是在那样一个年代!

对张秀娟的调查相对容易,而调查那个少年的身份就有点难了。在几百万人口的省城查一个毫无身份信息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警察把少年的照片交到省公安厅,出乎意料,不到五天,他的身份就查出来了。

少年名叫沈小贵,今年16岁,是一个初三学生。他的学习成绩很差,也许与家庭环境有关。他的父母离异多年,他跟着妈妈生活。沈母是一个普通的环卫工人,文化不高,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管他。

沈小贵经常去网吧打游戏,沈母到大大小小的网吧找他回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沈母每次把他从网吧拽回家,打也打过,骂也骂过,沈小贵依然不改,常常偷家里的钱去网吧。

最长的一次,沈小贵有五六天没有回家,沈母找遍了全城的网吧也不见他,担心儿子出事,就报了警。可没过两天,沈小贵又自己回家了。

这件事发生在两个月之前。这次,沈小贵再次失踪,已经十来天了。沈母忧心忡忡,在儿子失踪的第五天报了警,警方多次查找也没有下落。就在这时,熊华阳派出的当地刑警来调查那个少年,西区一家派出所很快认出,他就是沈小贵。

五、轮回

本以为调查出少年的身份,会对案情有所帮助。但是,熊华阳再一次陷入困惑之中。

警察把沈小贵的事告诉沈母,沈母目瞪口呆,无法相信。

沈母说,如果说她儿子沈小贵杀了人,她或许不会太奇怪。但是,儿子跑到千里之外一个闻所未闻的小村子去杀一个老人,这让她如何相信?沈小贵是土生土长的省城人,从小到大一直没有离开过省城。

警察又对沈小贵的生活环境进行调查。包括他家的邻居、他的同学和老师,都证实沈小贵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省城。

警察就带沈母去江州市看守所和沈小贵见面。

出乎意料,沈小贵见到母亲,却像见到了陌生人一般,无动于衷。他说他母亲叫张润,父亲叫白云龙,眼前这个女人,他根本不认识!

在场的警察很愕然。张秀娟的父母的确是叫张润和白云龙,这是他们在对张秀娟的身份进行调查时得知的,但绝对没有外人知道。沈小贵却知道得很清楚。

沈母伤心无比:儿子变得很陌生,说着奇怪的话,连她这个妈也不认了。

为了证实“她”的身份,沈小贵还说了很多往事:比如“她”小时候的生活, “她”下乡到百龙村的时间和居住地点, “她”的父母是如何死亡的……这些和警察调查到的情况是一致的。

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方向:张秀娟年轻时,从海泉市下乡插队到百龙村,被村支书奸污及被当地人侮辱,不堪忍受痛苦自杀了。后来,她投胎转世,出生在省城沈家,成了现在的沈小贵。活到16岁, “她”前世的记忆复苏了,却把今生的记忆遗失了。于是, “她”回到百龙村复仇,将奸污她的邓福春杀死……

熊华阳看着这份报告,啼笑皆非。这怎么结案?后来.他想到了白教授。

白教授是有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帮他们解决过不少难题。而且,熊华阳记得白教授说过,除了犯罪心理学,他还在对“前世记忆”进行研究,手上有一些案例:那些人,有时是自幼,有时是成长到一定年龄,突然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来,说自己前世是哪里人,原来是做什么的。就是说,他们前世的记忆在某个时间段复苏了。

白教授说,他怀疑一个人生前的记忆电磁波,遗留在了空中,在某种条件下恰好被另一个人吸收了,形成了所谓的“前世记忆”。

百龙村的案子发生后,熊华阳就想起白教授说过“前世记忆”的事,于是专程赶到省城,希望从白教授那里得到一些启发,就有了开头那一幕,熊华阳扑了个空。

回到警局,熊华阳把那则新闻摆在桌上,认真地看詹姆斯的离奇故事。他忍不住质疑: “这是真的吗?”

六、求教

白教授回国了。接到白教授助手的通知,熊华阳又匆匆赶到省城。

白教授热忱地接待了熊华阳。他给熊华阳倒了杯水,感叹地说:“大干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白教授说,他见到了詹姆斯本人,这个美国儿童的离奇经历,确实和新闻上的如出一辙。他对詹姆斯进行了心理测试,甚至动用了测谎仪,都表明詹姆斯确实具有“前世记忆”。说着,白教授给熊华阳看了他拍摄的詹姆斯及他“现世”父母的照片,还有他和詹姆斯的合影。

在白教授讲述的时候,熊华阳感觉到了些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有种念头在他脑海里慢慢升腾。

后来,熊华阳把百龙村的案子说了。

白教授说: “如果我没有去这一趟美国,如果我没有见到詹姆斯,我可能也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但是……”他肯定地说,沈小贵也是具有“前世记忆”,但具体是如何形成的,他非常好奇。他还说,这很可能是我国发现的首例拥有“前世记忆”的案例,非常有价值。他和熊华阳商量,反正沈小贵未满18岁,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不如把沈小贵送到这里来,让他进行研究。

熊华阳说这事他做不了主,得回去和领导商量,等有r结果再和白教授联系。

熊华阳又向白教授要了一张他和詹姆斯的合影: “你看,案子这么离奇,如果就这样结案,我总得有些证据好向上级交代吧?那则新闻我已经保存了,但我还想用你的实际研究资料作证据,更能说明沈小贵犯罪的特殊性。”

离开白教授家前,熊华阳说了句让白教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白教授,你年轻的时候,一定非常英俊吧?”

白教授愣了一下: “你小子怎么突然夸起我来了?”

熊华阳笑了笑,跟白教授告辞。

七、真相

回到局里,熊华阳立即去了一趟海泉市,和一些当地人接触、谈话,同时进行暗中调查,十多天后才回到江州市。

熊华阳给白教授打电话,说明天将去省城,带给他一个意外的消息。

白教授很高兴: “是吗?我期待很久了……”

第二天,熊华阳带着刑警来到白教授家里。他亮出了手铐和逮捕证,表情平和地说:“白教授,你被捕了!”

白教授脸色煞白: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熊华阳说: “到了局里,我再和你说吧。”

在警局的审讯室里,熊华阳对白教授说: “你还记得那天我离开你家,在门口对你说的那句话吗?”

白教授说: “记得。”

熊华阳说: “我看过你妹妹的照片,她长得非常漂亮。再次见到你,我就觉得,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后来才知道,是你妹妹的那张照片在影响我。你们兄妹的长相还是很相似的,眉眼间有一模一样的神态……你们一个随父亲姓,一个随母姓,所以你姓白,而你妹妹姓张。还有,以前和你交流过,根据口音,感觉你不是本省人。

“也是上次,你提醒了我。之前我没有想到用测谎仪。一是我们局经费有限,没有配测谎仪;二是沈小贵的供述过于离奇,让我们沉浸在不可思议之中,而忽略了其他因素。实际上,沈小贵是个很不成熟的孩子,回去后,我们从上级局借到了测谎仪,发现了他在说谎。我告诉他,如果不坦白交代,虽然未满18岁,依然要负刑事责任,毕竟是杀了人。如果坦白,他就轻松得多,他最终害怕了……

“两个月前,沈小贵曾因为玩网络游戏,和别人起了冲突,两人相约到现实里斗殴,而你恰好看到了那一幕。那场斗殴,沈小贵占了上风,虽然他受伤不轻,却以为把对方砍死了,实际上并没有。这一点,你很清楚。你恰到好处地出现,带他去医院疗伤,带他回家,给他用电脑打网游。

“就是那次,他几天没有回家。他母亲报了失踪案,沈小贵的档案因此被留下了。然后,你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我相信,为了给妹妹报仇,你已经计划了几十年,只是一直找不到完美的、无罪证的方式。

“沈小贵给了你一个机会。你告诉他,他已经杀了人,再杀一个又有何区别?只有你能帮他。他无路可走,只能听从你的安排。你让他去百龙村帮你复仇,并教给他应对一切的办法,让他背下了你妹妹以前的资料。你还说,只要不被人发现,以后都会给他充裕的金钱,让他快乐地网游;如果他被发现抓获,你也有办法利用他的年龄和‘前世记忆’帮他脱罪。

“你一直把我往‘前世记忆’上引导,你给我看的照片,经我们鉴定,是你用电脑合成的,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去美国……”

熊华阳还想说下去,白教授突然抓狂地打断了他: “你知道吗?邓福春就是个禽兽,是魔鬼!他早就该死了!是他害死了我妹妹,他强暴我妹妹多年,又不让她回城,杀害了她。你们为什么不为我妹妹平冤,却来找我的碴?我爸妈死了,妹妹也死了,全家就只剩下我一个,可你们黑白不辨,是非不分……”

熊华阳本想解释,那个年代的侦破条件有限,环境也有所局限;而现在,法律就是法律,他虽然同情白教授,但触犯了法律就必须受到惩罚……可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现在的白教授已经接近疯狂,和他说这些,他还能听进去一个字吗?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