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开年十大猜农村宅基地能自由交易吗

发布时间:2021-01-20 10:26:09 阅读: 来源:金属罐厂家

编者按:为什么我们愿意猜,因为我们对国家满怀希望。2014年我们恢复十个问题,对于一个处在转型时代、充满复杂性的大国来说,找到十个大家关心的问题,实在是不难。

2014年的10位竞猜嘉宾是陈会文(青海称多县委常委)、李思磐(性别平等倡导者)、邵根松(杭州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张盈帆(上海长征医院医生)、白鋆平(中纪委公务员)、熊子昱(北大附中初一学生)、李泉佃(厦门日报总编辑)、郭兵(河南省委宣传部公务员)、李成义(甘肃天水农民工)、成锡锋(山西吕梁市副市长)。

2013年11月12日,工作人员在江苏省南通市一快递公司分发快件。这家公司为应对“双十一”,新增15辆快递运输车,新聘人员和请临时工上百人。

3 农村宅基地能自由交易吗

NO

2票能,4票不能

李泉佃:不绝对。有的地方偷偷摸摸。

陈会文:不会,城镇化的步伐没那么快,城乡一体化建设的力度不会这么大。

张盈帆:不能。

郭兵:不“自由”对农民其实是一种保护,现在城市高房价还没有“延伸”到农村,农民宅基地过早“自由”出去不是什么好事。

李成义:部分省市“试点”,其他地方观望。我希望能全面推广!

邵根松:从长远看,应该能够;2014年?没那么快吧。

李思磐:自由交易了也轮不到咱去劈柴喂马啊。想象一下,怎么才能不让所有风景优美的聚落都变成壁垒森严的土豪府邸?

白鋆平:不能。土地是国家的。

熊子昱:对“农村宅基地”无概念也从未了解。

成锡锋:宅基地自由交易无疑会阶段性地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并破解城镇用地难题,但是潜在的可持续发展和稳定的风险也很大。不可不慎。这个问题上的重大决策,应该进行认真的听证和可行性论证,而可行性论证首先应进行不可行性论证,即进行必要的经济和社会风险评估。从目前看,应会允许流转使用宅基地,但应不会允许纯粹的自由交易,政府应会考虑做到规范有序、风险可控。

较权威答案

最终话事权在中央政府

陈斌

2014年年内应该不能。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是说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但只是“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宅基地属于“集体非经营性建设用地”,其上市在短期内还没有排上议事日程。

在全会后,安徽省公布了《关于深化农村综合改革示范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受到关注,但这个意见落款的时间是2013年10月28日,在全会召开之前。其中,被广泛解读为“宅基地上市”的条款应系误读。从逻辑上也不可能,安徽省在全会后公布的意见怎么可能与全会决定相违背?

被误读的条文如下:“建立宅基地退出补偿激励机制。坚持自愿、有偿原则,探索建立符合农民合理需求的宅基地退出补偿激励机制。建立农民通过流转方式使用其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宅基地的制度。实施土地整治、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腾出的建设用地指标,可按有关规定有偿调剂使用;探索建立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指标储备制度,盘活农村集体建设用地。”

这说的不是宅基地上市,而是宅基地退出。根据上下文,退出的意思应为原来农地的性质与用途是建设用地、宅基地,现在改为农用地、耕地。这一退,就腾出了农村建设用地指标。这个指标值钱,可以转卖到城里,城里再根据得到的指标取得相应的建设用地。所以,这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适用于宅基地,所谓“退出补偿激励机制”,不过是把转卖指标得来的钱分一部分给农民,与宅基地自由交易不相干。

或有人问,该条还说:“建立农民通过流转方式使用其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宅基地的制度。”这难道不是宅基地买卖的意思?是,不过买卖的主体仅限于农民,正因为条文中突然插了这一句,让人产生了许多遐想。其实,早在2013年8月5日,广东省政府法制办将《广东省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里面就提出宅基地本村、本镇农民之间流转的方案。

2007年初,时任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林浩坤称,由该部门草拟的《关于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的通知》已上报省政府审批。其中明确了农民合法的宅基地可上市流转,包括宅基地的转让、出租与收益权。这是真正的宅基地上市,当时很轰动,惜乎这个方案后来没有了下文,推定是卡在了更高的层面。

从现实来看,尤其是获得的建设用地指标偏紧的沿海省份(如广东省),有动力推动农村宅基地上市。广州、深圳拆迁城中村,给村民市价补偿,造就不少亿万富翁,事实上赋予了农民宅基地收益权。即使承认农民宅基地全部产权,地方政府仍可从开发增值中获益。

当然,最终话事权在中央政府。对宅基地上市,上面未下决定的原因或在于还没有决定好如何分钱。当初,四川郫县搞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郫县第一个项目新增的拆旧复垦耕地为263亩。总价11亿人民币,其中农民共得1.35亿,郫县政府得4亿,中央、省、市政府得5.65亿。可见,宅基地上市问题有二,一是与现行增减挂钩制度有替代关系,二是得让各级财政名正言顺地与农民分享利益。

(作者为南方周末评论员)

推荐阅读:2014《南方周末》新年贺词

2014南方周末新年特刊内容全文汇集

急性腹泻的症状有哪些

突然拉水吃什么药

每天大便不成型拉稀

相关阅读